来埃塞俄比亚 体验传统咖啡仪式的美妙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打开墨尔本市区的地图,往东南方向看去,你会发现一个叫做富茨克雷(Footscray)的区域,该地区主要由非洲移民组成。走在这里的主街上,随处可以看到各种不同的来自非洲的饭馆。一眼扫过去,就能发现北非埃及的烤肉,东非埃塞俄比亚的英吉拉面饼,索马里的手抓羊肉,西非塞内加尔的烤馕……而满大街的咖啡香气,也会提醒你吃完了饭馆里那些厚重、辛辣的美食后,喝一杯咖啡再走也不迟。

是的,在墨尔本这个移民城市短暂居留了一段时间后,我便发现了这座城市的美好。在这里,可以吃到由世界各地移民烹饪的地道美食,即使再小众的菜系,也能在这里发现它的踪影。“在墨尔本吃遍世界”这个说法,并不是浪得虚名。

吃完最后一口kebab,打了个饱嗝儿,我心满意足。起身,出门,右转,我走进了另一家以经营埃塞俄比亚咖啡和美食出名的饭馆。老板Alan是来自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移民,在墨尔本已经生活了二十五年之久,他不仅把美味又独特的食物带到了这里,同时也把本国人引以为豪的咖啡文化带到了这里。

刚一进门,我就受到Alan的热情接待,说明来意“只想喝一杯正宗的埃塞咖啡”后,老板也并没有怠慢我,而是走到后厨开始准备起来。也许已经是下午两点,过了午饭时间,除了几个熟客围坐在一起聊天外,饭馆里并没有其他客人。这几个人都是埃塞俄比亚人,也是Alan的朋友,其中一个叫Cassy的客人看到我自己坐在那里,便主动和我攀谈起来。得知我对这个东非小国的咖啡特别有兴趣后,他不仅邀请我和他们坐在一桌,还主动担任起“文化大使”一职,给我讲起了埃塞咖啡的历史和文化。

埃塞俄比亚是咖啡的诞生地。早在公元850年,来自Kaffa小镇一名叫做Kaldi的牧羊人在放羊的时候,无意发现误食了咖啡豆的羊群变得异常激动和焦躁,于是他便收集了一些豆子,带回给镇上的神父看,神父看过之后,随即把豆子扔进了火中,并且告诉他,这是魔鬼吃的东西。没想到的是,加热后的豆子慢慢散发出咖啡独有的香气——神父这个无意中的动作,完成了人类历史上首次对咖啡豆的烘焙。

说着说着,Cassy脸上露出几分自豪的表情。他告诉我,埃塞俄比亚咖啡之所以被称为“传奇”,不仅仅是因为它是阿拉比卡咖啡的故乡,更因为那里独一无二的咖啡文化。

在埃塞俄比亚,大部分人从事咖啡种植业 资料图

首先,与其他咖啡产地不同,这里的咖啡种植业并非是由殖民者带来的,咖啡种植、加工和消费,早就在这里自然而然地发生着。多达1000种不同的咖啡豆,在这里蓬勃生长着。而南部山区的海拔也为咖啡豆的栽培提供了独一无二的优势,土地肥沃,植被丰富,气候温和,这里培育出来的咖啡根本不需要添加化肥等任何添加剂,名副其实的天然有机。“要知道,世界上其他地区种植咖啡,不仅需要本地农民因地制宜地选择性价比最高的咖啡种植种类,更需要创造完美的栽种条件:比如在栽种咖啡树之前,要先栽种其他的树木来为它提供阴凉。”

其次,早在第一次咖啡浪潮之前,埃塞俄比亚人就已经把咖啡作为在家中享用的日常饮品了。咖啡在日常生活中的作用更是举足轻重,消费数量也是大的惊人。据埃塞俄比亚官方数据显示,在将近650万袋的年产量中,有将近一半是本国人自己喝掉的,仅有350万袋用于出口到世界各地。

直到今天,埃塞俄比亚人仍然保持着原汁原味的“咖啡仪式”:无论贫穷富贵,家家都会有一套用来制作咖啡的器具。他们喝咖啡就像我们中国人饮茶一样,必须充满“仪式感”。而这种仪式感正是当下社会和生活中最重要的社交活动:家人、朋友聚在一起,以一起喝咖啡的方式交流感情,促进友谊。

“每次咖啡仪式可都要持续2、3个小时,而每次仪式一般又分为三轮,喝下的第一杯为Abol,此时长者要说祝福语;第二杯为Tona,众人开始闲聊家长里短,第三杯的Beraka象征喜悦,喝完这杯,仪式才算真正结束,众人各回各家。但是这样的仪式,每天都要进行两至三次。”Cassy刚刚说到这里,我就已经开始羡慕埃塞人民悠闲的生活方式了。

烘焙的过程 本文图除资料图外 均为 喜喜 摄

这时,Alan已经笑容可掬地搬出了仪式所用的整套器具,它们由一个炉子、平底铁锅、名为“Jebena”的陶土壶和几个无耳咖啡杯组成。只见Alan先往长方形的炉子内加进一些木炭,等火慢慢燃烧起来以后,把平底铁锅放在炉子上面,通过热气炒熟锅上的咖啡豆。随后,他把炒熟的咖啡豆倒入一个筒状的臼中,用铁棒把咖啡豆耐心舂碎,这个过程大概需要十分钟的时间,这时陶壶里面的水已经烧开了。

煮好的咖啡

最后,他把已经捣碎的咖啡从臼里倒入沸腾的陶壶里,直到混着咖啡碎的热水再次沸腾,这就意味着咖啡已经煮好了。咖啡从陶壶中倒入瓷杯的时候,需要格外小心,因为一不留神就会把壶底的残渣倒入杯中。
来埃塞俄比亚 体验传统咖啡仪式的美妙

黑咖啡和Tena Adam的叶子

喝的时候,除了会加入很多砂糖外,还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放入黄油或者食盐,但是不放牛奶。Alan还告诉我,有时他们会在咖啡里加入几片叫做Tena Adam的叶子,这种叶子看着和含羞草有几分相似,埃塞人民相信它有强身健体和提神的功效。

小心地接过Alan递来的滚烫的黑咖啡,听完了他对我这个异乡人的祝福,迫不及待喝上一口,入口浓香、滑润,同时还伴有明亮的花香和水果香气。慢慢喝完这一小瓷杯,我的精神也随之一振。仪式还在继续,大家随意的聊着自己在他乡的生活和经历,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已滑过。
看着手里的第三杯黑咖,想到我们在网上还在争论着到底用哪种方式,才能更完美的展现咖啡风味的时候,埃塞俄比亚人仍在用最传统、最本真的方式来制作咖啡。咖啡仪式不仅能让我感受到一杯咖啡的浓醇好味道,更能让我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有着近距离的观察和理解。也许,埃塞俄比亚的咖啡和中国茶一样,入口虽苦,但回味甘甜,既是寻常百姓的必备之物,又凝聚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和历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