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4期]议会激辩“停下,索罗斯!”法案

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议会激辩“停下,索罗斯!”法案

匈牙利议会6月5日开始就政府提出的“停下,索罗斯!”一揽子法案和与此有关的《基本法》修改方案进行辩论。

“停下,索罗斯!”

匈牙利司法部长特罗恰尼·拉斯洛在强调“停下,索罗斯!”法案的必要性时说,政府的修改方案规定:不得将异族人民迁置于匈牙利领土。
“‘停下,索罗斯!’一揽子法案的实质是:组织非法移民活动或为此煽动人们钻匈牙利法律空子者,可受到惩罚。”内务部国务秘书康拉德·卡罗伊在有关法案的说明中说。他指出,政府建造的技术的和人力的边界封锁设施,迄今保护了匈牙利不受非法移民侵扰,但将来国家还需要更多的保护,因此有必要通过“停下,索罗斯!”法案。他重复青民盟几个月来的宣传:匈牙利及其政府之所以受到攻击,是因为阻碍索罗斯计划的实现。
“制定这个法案的理由还有经验表明,非法移民不是无组织的、自发的现象。一些组织有能力把几十万人从并没有威胁到他们的生存的国家运到欧洲来。”执政党基督教民主人民党的议员奥劳茨基·安德拉什说。
反对党的发言者批判法案的反人道本质。
“民主联盟”议会党团副主席瓦达伊·阿格奈什在发言中说,“帮助那些逃离战乱或被迫离开家园的人,不是因为国际法规,而是因为我们是正常的,是人!”
《对话》党的议会党团主席萨博·提麦奥说,法案蛊惑人心,是又一次欺骗民众的伎俩。法案冠以索罗斯之名,但通篇没有“索罗斯”这三个字。她说,执政党使用令人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方法,“拿一个耄耋老人吓唬民众”,是不道德的。
“别样政治”党议员德麦特尔·玛尔塔认为,现在的法案是拼凑出来的、先天虚弱的法案,根本不能保障匈牙利的安全。
社会党主发言人莫尔纳尔·茹尔特说,把人们限制在边界地带以外的法规是不可接受的,也是与法治国家原则不相容的,使人想起铁幕时期。
反对党“尤比克”的主要发言人米尔科茨基·亚当提请人们注意,“停下,索罗斯!”法案已失去“索罗斯”的特性。他认为,在欧洲人民党批评的影响下,法案中去掉了以前引起争议的元素,如为扼杀民间组织服务的条文,“对来自国外的援助征收25%的税”或“民间组织的运转需经内务部准许”等。“停下,索罗斯!”的新版本—与青民盟的说法相反—并未更加强硬。他从极右派立场出发,质问经过修改的法案为什么去掉有关民间组织登记、审查和接受外援上税的条文。

修改《基本法》

在修改《基本法》的问题上,执政党和反对党议员也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辩论。
青民盟议会党团主席科奇什·马太在谈到建立行政高级法院的问题时说,恢复法院系统的历史基础,是值得欢迎的。
执政党基督教民主人民党的议员奥劳茨基·安德拉什在谈到“禁止在政治家家门口示威”等涉及“结社集会权”的法条时说,“我认识这样的政治家:其家庭几个月不能正常生活,因为经常有人在其房屋前为那些与他不相干的事情示威。”他这样解释更改《基本法》第7条的必要性。
发言的反对党议员都认为,修改宪法的方案,只是为现实政治利益服务。“民主联盟”的主发言人奥劳托·盖尔盖伊说,修改宪法是“反对欧洲价值的文化战争的武器。”
社会党议员豪朗果佐·陶马什说,《基本法》修改方案,部分是直接为实施政权的计划服务,部分是言之无物的空洞政治宣传口号。
《对话》党的议会党团主席萨博·提麦奥说,修改《基本法》是执政党为了转移人们对现实问题的注意力。
“别样政治”党议员凯莱斯泰什·拉斯洛·罗兰特补充说,政府只是在继续其仇恨宣传。

民间组织的抗议

6月4日,匈牙利民间组织的几十位代表在国会大厦前的科舒特广场举行抗议“停下,索罗斯!”法案的示威。6月5日,议会将讨论“停下,索罗斯!”法案和修改《基本法》的方案。抗议者在“民族团结日”,在一个巨大的心形气球前面排成队,向进入议会大厦的议员们递交“请愿书”,要求他们否决“停下,索罗斯!”法案。
“他们攻击基本的人权和法治国家的保障。”赫尔辛基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之一帕尔达维·玛尔塔对记者说。她指出,执政党和政府企图把律师与当事人隔开,使他们无法步入法庭。
“我们绝不会投票支持法案。”“对话”党的议会党团主席萨博·提麦奥在进入议会前对记者说。“要把那些以助人为己任的人投入监狱,是不可接受的。”并补充道:遗憾的是,人们的运动感动不了青民盟。民间组织将通过法律途径,发起反对“停下,索罗斯!”法的诉讼。这个法律已受到联合国和欧洲理事会的谴责。
青民盟就民间组织的示威发表公报说,索罗斯网络之所以攻击“停下,索罗斯!”和修宪,是因为他们想向欧洲迁置移民。“停下,索罗斯!”一揽子法案正是为了阻碍移民计划的实现。索罗斯网络不仅进行示威活动,而且利用各种手段和影响,企图把匈牙利从索罗斯计划的道路上搬开。
  (刘思嶽 编译)

分享: